千赢官网首页-这里承担了上海所有入境航班旅客核酸检测重任,宣判疑难样本曾动用5种试剂……

千赢官网首页-这里承担了上海所有入境航班旅客核酸检测重任,宣判疑难样本曾动用5种试剂……

摘要:他们为俄航和英美留学生包机航班旅客检测核酸。

目前,所有从浦东国际机场入境的中外人员,都须在机坪专门采样点进行100%采样,样本即送上海海关隶属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进行100%核酸检测。4月7日,为近水楼台先得“样”,位于金桥的保健中心浦东分中心启动,承担起上海所有入境航班旅客的核酸检测重任,现日检测能力最高达2000人份。

近1个月来,该分中心已经历包括俄航SU208航班、中国英美留学生包机航班、迪拜起飞的撤侨航班等在内重点航班的旅客核酸检测考验。这里检出的阳性样本,最多一天有数十例。“五一”期间,记者走进该浦东分中心,直击这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伊朗输入型病例4名密接成首批核酸检测阳性病例

根据目前每天进境航班量,分中心日检测样本数接近或偶尔超过2000人份,由博士领衔的4个检测组共计26名检测人员正超负荷运作。

几乎每小时都有专门的送样车,及时送来最新航班旅客及机组人员的核酸样本。样本被装在转运箱,由专人走专门通道,呼叫楼上接收人员。随后,转运箱乘坐专用小电梯,被楼上接收,即送实验室。

检测人员每上一次班就干足24小时,他们在实验室争分夺秒。根据要求,无论每个航班的旅客样本数有多少,从收到样本到出具检测报告,一般在6小时内。上海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主任何宇平告诉记者,4月12日,旧金山飞来上海的MU590包机航班上,有180名留学生,“他们的样本在当天19时30分送抵,我们检测人员一刻不停,报告最后一个样本检测结果的时间是在23时52分,终于捍卫了节点。”

据介绍,保健中心从除夕起24小时值守,随时接收样本送检。当时样本多来自上海口岸出入境时体温监测异常或主动申报不适的旅客,但这些样本的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3月3日却成为分水岭。2月27日,上海市卫健委通报,宁夏中卫市发现1例自伊朗输入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此后,上海海关布控锁定了该输入型病例的4名密接者,并在3月3日精准拦截,采样后移交市联防联控部门。他们的鼻咽拭子样本于当天下午1时送抵中心。

杜鹃就是这4个样本的检测员。她告诉记者,当天下午5时,她在实验室实时荧光定量PCR仪的显示屏上,看到明显的S型曲线,此即提示阳性。

电脑上显示的强阳曲线。

当时她非常惊讶,随即用另一种试剂复核。当晚近9时,结果再次提示为4个阳性。“确认无疑后,我不敢走出实验室,要确保实验室外已备足消毒液,并按流程对现场进行严格消杀。”

直到当晚10时,杜鹃终于走出实验室。由此,她穿着厚厚防护服,为确认这4个阳性,已在密闭实验室内待足了9小时。

连摔两跤,却第一时间检查样本是否漏液

这4个阳性,成为上海海关检出的首批阳性样本,这也从侧面体现上海口岸防控重点开始向防境外输入转变。

很快,上海海关启用“130模式”,将“症状不明显但有旅居史、风险较大”的入境旅客筛查出来,转运至指定隔离点迅速采样送检。由此,上海入境旅客核酸检测量及阳性检出数开始明显增长。中心党委书记彭敬信说,面对成倍增长的检测量,检测人员不得不切换到一个班连上24小时的节奏。

他们天天在实验室操作台上与活病毒战斗,面对高风险、高强度、高压力多重考验。中心技术保障科科长张晓航介绍,检测员进入实验室时必须全神贯注,减少与同事交谈。灭活、核酸提取、基因扩增检测,所有程序无不需要一丝不苟。其中,核酸提取的试管极细,一排12个孔长得一模一样,每个孔对应一个人,一不留神滴错,全排作废,重新来过。

“一般而言,我们都是两名检测员同进实验室。”杜鹃解释,这一方面是为确保两人互查督错,另一方面,检测员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人很容易低血糖或昏厥,两人彼此照看,是为安全起见。

有惊无险一幕,发生在核酸检测尚未全部转移至浦东分中心前。当时,检测都集中在保健中心位于长宁区金浜路的总部,样本送来后,都由人工搬至4楼实验室。那天,因人手告急,杜鹃在连上24小时班后,又继续替同事顶班。人已开始恍惚,她接指令去1楼拿样本,上楼时,因穿着防护服,再加上一夜没睡,腿骨发软,连摔两次。但她根本顾不上脚是否受伤,第一时间打开样本转运箱,确认那些尚未灭活的样本没有漏液后,一颗已跳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

转运箱内尚未灭活的核酸样本。

为了俄航SU208航班战到凌晨3时

对于病毒,检测员们还必须保有足够的耐心。

中心副主任田侦干介绍,几乎每天都会遇见疑难样本,部分病例或处于发病早期,病毒载量较低,给检测带来挑战。如何为这些样本定性,往往最耗时间。

4月7日晚,一个样本首次检测结果为“双通道弱阳性”,即针对病毒的两个基因同时显示弱阳性。按照检测流程,检测人员重提核酸,换一种试剂复核,两小时后又提示阴性。考虑到部分试剂敏过于灵敏,有假阳性可能,这种情况就更不敢放过了。于是再用第三种试剂检测复核,再等两小时,依然呈弱阳性。该样本首次提示弱阳性为晚上11时,但最终确定其阳性结论已是第二天上午7时。

田桢干说:“这还不算最长的,我们储备了8种不同厂家的试剂,最多一次用了5种试剂才确认了一个阳性。”

检测任务如此繁重,检测人员却甚少言苦,他们在办公室打地铺,有时一周才回家一次。但对他们而言,苦在其次,最在意的还是自己检测的专业度。一个确诊病例,光拿到核酸阳性报告还不够,卫生部门还要结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进行综合诊断。张晓航说:“所以每次报告阳性之后,就等着几天后权威部门官宣。”

而备受关注的俄航SU208航班,是分中心启用后打下的首场硬仗。何宇平告诉记者,4月10日上午,该航班飞抵浦东机场,机上旅客170人。分中心第一时间开展检测,直战斗到翌日凌晨3时。那个通宵达旦,驻守在市疾控中心的市联防联控指挥部同样不眠不休,一直在等待海关的检测报告。

当检测人员最终报告阳性样本数字时,何宇平在短短几分钟内经历了从吃惊、怕出错再到自信、成就感的四重心情。“其中,关于出错的担心几秒即过,我对我们检测队伍的专业能力和精准度有足够信心。这只能说明,俄罗斯的疫情确实比较严重。”此后,这些阳性报告陆续得到市卫健委的确诊。根据市政府权威发布,截至4月18日24时,上海通报该重点航班确诊病例累计已达71例。

(供图及杨璐李晔摄)